《舞女》:爱与美让生命都显得丑陋苍白


时间:2016-11-23    记者:莫凡妮(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    点击次数:1045

  11月18日,在2016年戛纳电影节上备受关注的法国文艺片《舞女LaDansuese》在百周年纪念讲堂观众厅上映,电影讲述的是美国现代舞先驱洛伊•富勒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电影一开始,一个头发被汗水浸湿、处于昏厥状态的女子被众人簇拥着抬出来,影片慢慢向大家讲述这就是那位竭尽生命全力去跳舞而累得虚脱的洛伊。

  洛伊25岁时决心开始跳舞,早已过了舞者最佳年龄的她,为何执着于舞台?

  因为这辈子最爱她的那个人——父亲,曾经说过他要倾其所有为她建造一座剧院,让她成为唯一的演员,曾经他是那样骄傲大声地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女孩,是我的女儿,我要为她建一座剧院,耗尽我所有的金钱,只为她。

  洛伊是一个喜欢读王尔德的女孩,从《莎乐美》的字里行间,她深刻地领会到莎乐美在追求所爱时的狂热、执著与不悔,在那样的爱的映衬下,连生命都显得丑陋苍白。

  洛伊的“酒鬼”父亲,是纵情欢愉的代表,是旺盛的生命力的象征,是一种对抗禁欲、解放天性的力量。

  然而,他却不幸遭到了枪杀。

  爱一个人到极致的方式就是用生命去实现他许下的所有愿望,就是亲自去体验他的感受,包括痛苦。父亲生前喜欢穿着衣服躺在森林露天的浴缸里,任柴火在浴缸下面燃烧,后来洛伊也这样做,她希望通过这样“自我折磨”的方式无限地接近父亲;洛伊无论走到哪里,都与父亲留下来的那支手枪一起入眠……

  跳舞在很多人看来不过是娱乐,无非是赚钱的手段,但对于洛伊而言远不是这些,跳舞是爱,是被爱,是用生命去完成最爱自己的那个人曾经许下的誓言。

  无论洛伊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新鲜事物——光线,色彩,布料,她都想方设法地将它们融入自己的舞蹈中,在那个电和光仍然是奢侈品的年代,她坚持己见,不惜倾家荡产地在舞台布置方面进行投入;她疯狂地练习跳舞所需要的力量,用那种很原始、看起来很可笑的简陋器械,她去酒吧里跟男人掰手腕;她将因为过度训练而疼痛不已的臂膀伸入冰块堆里冷敷缓解疼痛。

  舞台下的一切都如此没有美感,然而,当她排除万难,开始在法国的舞台上起舞,一切突然都变得纯粹了,哪怕隔着电影屏幕,洛伊舞蹈所具有的震撼力量依然直刺人心。她的舞蹈成为了评论家笔下的“世纪末巴黎的幻想与个人想象相结合的造物”。

  洛伊成名后,她带着自己舞蹈学校的女孩们在森林里舞动,去模仿自然的清风,去模仿狂暴的龙卷风,模仿跳动的青蛙,像极了森林里的仙子,自然间的精灵。

  她不但靠直觉随心而舞,也非常大胆深入地研究各种新的形式,并在舞蹈中注入她对艺术充满智慧的认识。洛伊最终成为了视觉效果的先驱,她给予了象征主义、神秘主义无限的触发与灵感。

  在1914年的一段采访中,洛伊•富勒说到,“我希望创造出一种与普遍的艺术形式完全无关的艺术,一种能够同时给予灵魂与感官彻底的快乐的艺术。在这种艺术中,现实与梦幻,光影与音响,动作与韵律令人兴奋得相结合……”

  这因爱而发的对美无限追求,让生命都显得丑陋苍白。

  编辑:梅笑晗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