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之子》:倒塌的十字架,死亡的旁观者


时间:2016-11-22    记者:闫柯旭(北京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    点击次数:512

  灯光昏暗,呐喊撕裂,奥斯维辛狭窄的集中营里挤满了恶魔般的刽子手和游走无助的犹太冤魂,当然也有第三种存在的形式:就是那些身披血红的“斜十字架”的特遣队帮凶。索尔就是其中之一。

神圣的十字架代表着爱与救赎,而这些倒塌的“斜十字”则是冷漠与麻木,那血红的印记仿佛每时每刻都滴落着那些他们旁观过的亡灵的鲜血。特遣队员旁观着同胞们的屈辱受死,他们只是待生命的气息全无、求生的挣扎不再之时,来到“死亡的地域”:或是毒气室、或是万人坑,冷漠的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躯体拖走、焚化、骨灰填海。索尔和他的特遣队友们,从未直接的参与制造死亡,只是目送这些鲜活的生命离去,无动于衷、机械般地在奥斯维辛这个“死亡工厂”中,旁观纳粹的暴行,麻木地苟且于世。

他们身上倒塌的十字架,既是他们的保护符,给他们身为犹太人却可以残喘于世的庇护;也是他们生命的倒计时,如此般背弃同胞的屈辱也只是换来四个多月的卑躬屈膝的生命。他们旁观死亡,他们生无眷恋,一旦逃跑,那倒塌的十字架就会成为纳粹的靶子,一击致命,终结噩梦。

索尔就这样,被“恶魔”选中,成为了这“幸运”的靶子。当他目送人们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地狱,那濒死边缘的垂吟让他心神难安,他别无选择,却又不想面对自己手上拉走的一个个难以瞑目的冤魂。终于,有一个男孩仿佛被上帝选中,熬过了毒气,于百千尸骨中独活。索尔惊异地盯着他,这是上帝赐予他扶正心里的十字架的机会,是救赎自己的孩子!虽然孩子最终还是被“魔鬼”处死,但给他应有的犹太人的安葬,也是上帝赠与索尔的一种救赎。

  怀着这样的执念,他冒死要求医生保留男孩完整的尸体,他不顾万险坚持寻找犹太拉比主持男孩的下葬仪式,他抗拒求生抛下队友精心策划的起义造反,他只是为了好好安葬这个被上帝选中救赎自己的男孩——“他的儿子”。

起义失败,人们窜逃;拉比欺骗,索尔失意。直至男孩的尸体随河流漂走不可安葬,索尔知道:他再也无法完成给男孩的安葬,给自己的救赎。他眼神当中残存的对生命的留恋也不复存在,旁观万千死亡的他,身后的十字架终于轰然倒塌。生存是没有人性的旁观死亡,死亡是没有选择的最终审判,生活是没有希望的险恶地狱,世界是没有信仰的末日边缘。

战争并不可怕,因为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可怕的是绝望且没有信仰,就像索尔一般,哪怕觉醒也无法实现救赎,就像特遣队起义的队员们一般,哪怕反抗也无法获得自由,就像那些冷漠与麻木的人一般,哪怕苟且于世也无法实现向往的美好人生。

索尔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习惯旁观、即使觉醒也无法救赎的人,每一个习惯冷漠的生活与麻木的抛弃信仰的人,因为身后的十字架已经倒塌。

实习记者:赵朕瑶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