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乐坛常青树即将北大再度演绎不朽音乐传奇

——原文标题:约尔格•德慕斯:我是活在贝多芬、舒曼年代的人

时间:2016-11-21    转载:星标艺术    点击次数:1353

  世界约钢琴大师约尔格·德慕斯即将北大再度演绎不朽音乐传奇。演出详情点击:http://www.pku-hall.com/qbhd-nr.aspx?id=828

钢琴的黄金时代

  贯穿整个20世纪的前半叶,随着钢琴制造工艺的巨大进步,不断涌现出一大批至今仍被称为传奇的伟大钢琴家。这个空前绝后的历史时期,被称为“钢琴的黄金年代”。约尔格·德慕斯(Jörg Demus)就是在这个年代登上了历史舞台。

  20世纪40年代,在钢琴黄金时代的最顶峰时期,约尔格·德慕斯的钢琴生涯开始了,彼时他不过是十岁出头的少年。14岁时,他已有资格站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舞台上。这场金厅的演出是他的首演。

世界钢琴大师约尔格·德慕斯

  德慕斯1928年出生于奥地利圣波尔坦,6岁开始学琴,11岁时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23岁时他踏上巴黎的土地,师从钢琴巨匠伊夫·纳特(Yves Nat)深造学习,而之后他又追随威廉·肯普夫(Wilhelm Kempff)、阿图罗·贝内代蒂·米凯兰杰利(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威廉·巴克豪斯(Wilhelm Backhaus)和埃德温·菲舍尔(Edwin Fischer)学习钢琴。他的这些老师们个个都是在钢琴音乐史上都是闻名遐迩的人物。正是他们为德慕斯打下了深厚的演奏基础和艺术审美。很多人把德慕斯称为“活化石”,就是指他承载了这些大师的衣钵,让钢琴黄金年代的气息一直延续到今天。我们要衷心感谢德慕斯老先生。我们无缘现场聆听曾经的那些伟大钢琴家,通过德慕斯的双手,我们仿佛穿越到那个年代。当年那种温暖、高贵、克制的演奏令人无比感动。

约尔格·德慕斯2015年北大专场音乐会

  德慕斯大师真正被世界乐坛注意到,则是在1956年, 28岁的他获得布索尼国际比赛的金奖。此时,在奥地利出现了钢琴家断代。老一辈因为二战而不再演奏了,新一代的还没有涌现。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几位新生代钢琴家填补了这个空白,他们被称为“维也纳三杰”——约尔格·德慕斯、保罗·巴杜拉-斯柯达和弗雷德里希·古尔达。(也有一种说法是由瓦尔特·克林替代古尔达,但德慕斯和巴杜拉-斯柯达则是公认的。)

为北大师生观众签售

  从此之后,德慕斯醉心于钢琴事业,在世界所有的重要音乐中心演奏。他的保留曲目达到350首。现在,即使是在八十多岁的高龄,他经常带着六套独奏会曲目进行巡演,而且还从来不用带乐谱。一切都在脑子里,在他手指记忆里了。说到手指记忆,则是他的独特发明。巴赫的前奏曲与赋格,他可以从任何地方开始演奏。他说,没有记在脑子里,而是记在手指上,这就是他的独创的“手指记忆法”。

  他以协奏曲、独奏家、艺术歌曲和室内乐合作者的身份录制很多唱片,还获得了国际性大奖。迄今为止,录制了200余张CD、DVD。他录制了完整的罗伯特·舒曼、克劳德·德彪西、J·S·巴赫《十二平均律》和《键盘练习曲》,以及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曼的钢琴协奏曲,还包括一些重要的室内乐作品,几乎是世界各地音乐爱好者必藏的珍品。

耄耋之年的演出

  2013和2014年,约尔格·德慕斯曾两次来到中国。满头银发仿佛刚刚才从大风中经过,脸上皮肤松松垮垮;身上的礼服也无法掩盖大大的肚子,脚上穿了一双老人家钟爱的休闲鞋。无论是任何地方,他都是这样一个形象,完全没有结合场合换装的概念。

  2014年6月,在上海音乐厅音乐季闭幕演出中,《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钱梦妮是这样记录的:“从头到脚都显示着老态的他坐下来,几乎没有停顿,在双手触碰到琴键的瞬间,音乐就开始了。他全神贯注、眼神迷离,仿佛进入冥想的状态——几乎看不到身体的摆动,而只有手指在自由飞舞”,之后呢?“老头儿颤颤巍巍地上台,结果弹出的却是无比健全的乐句。德慕斯的演绎严格遵循了维也纳钢琴学派触键严谨、节拍精确、不过分渲染的传统。”


等待签售的人们排起长队

  德慕斯以演奏巴赫、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德彪西、弗兰克,以及自己的作品而闻名于世。他自己的作品几乎完全像是舒曼本人写出来的。德慕斯有着德奥演奏家与生俱来的严谨,他的演绎淡然、超脱,不急不躁,带着高贵的宁静。在他长达70年的演奏生涯中,德慕斯不仅举办过数以千计的音乐会,还拥有一座自己的钢琴博物馆——他被认为是这一时代最杰出的大师之一,更被誉为德奥乐派最权威的诠释者。

  然而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我只负责把我所理解的作品演奏出来,剩下观众的理解、演出场地的音效,比如场地构造是否能把我的琴声恰到好处地传递给每一个人,这些都与我无关”,他说。

  同样无关的还有新科技。老头儿历经85年的新生事物,现在根本不用电脑,不看电视,不会开车,更没有手机,只会用老式的电话机——最热爱的可能还是唱片机,因为小时候从唱片里听到了美丽动人,而不是凶猛粗暴的贝多芬。德慕斯说:“外部世界对我没有影响,反倒是对音乐的不断学习让我发现了许多外面的世界。发现音乐中隐藏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有意义的。”

  至于历史,他更加不在乎。大师举了另一位钢琴家巴托克为例:有人批评他的音乐很丑陋,可是他反驳说,这个时代更丑。“大家就被他说服了。如果时代是丑陋的,那么我们可以用音乐来对付它。”

  他说:“对有的人来说,古典乐也许是块蛋糕,也许是杯酒。但对我来说,音乐就是生命。”


    摄影:孟宪鸣

  (注:本文根据原文有所删改)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