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马路,每个人都是明明”

——专访话剧《恋爱的犀牛》女主演毛雪雯

时间:2016-3-11    记者:陈可琦(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3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283

  初见毛雪雯带给我的印象,就是清瘦,漂亮。比照片上还要漂亮许多。一头简短的褐发,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毛衣和贴身的灰色棉质九分裤,素面朝天的脸上干干净净,随时都绽开着好看的笑容。一听说采访需要拍照片,她立刻笑着跳到隔壁房间,脚步轻盈,如一只灵巧的白鸽,从自己大大的行李箱中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化妆盒,开始对着镜子打点起自己本就秀美的面容来。这种令人舒服的气质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台上那个偏执尖锐,还有些歇斯底里的明明,她似乎只是一个邻家女孩,却又优雅俏皮,让你忍不住要在人群中多看她几眼,你会想要同她说一会儿话,听她用轻柔明亮的声音,给你慢慢讲述一些缱绻又温情的琐事。

讲堂记者(左)采访毛雪雯

  结缘孟京辉:“导演演得比谁都好”

  记者:你第一次看《恋爱的犀牛》是什么时候?

  毛雪雯:第一次看是在2013年,当时是因为我要加入这个剧组并且很快就要开始上台演出。我演的是莉莉,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复制这个角色的演出,尽快把台词都记下来。所以第一次是抱有目的去看的,主要看莉莉是怎么演的,基本上就只盯着这一个角色看(笑)。后来在自己慢慢演出的过程中,对这个戏的感觉才一点一点加深。

  记者:当初是为什么要加入孟京辉导演的团队?

  毛雪雯:我是大三的时候来到这个剧组的,一直演出到今天。其实一开始从上海来到北京是抱着一种来玩、来学习的心态,我也没有想到可以顺利成为这个剧组的一员。

  记者:你觉得自己为什么能够被导演选中留在剧组?

  毛雪雯: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孟京辉导演本人。孟京辉导演说自己会以长远的目光挑选演员,比如有些人,在你刚见到他的时候,水平可能只有这么多,但是孟京辉导演能在他现有水平背后看到更多;但有些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水平是这么多,接触时间长了之后反而还没有那么多。孟京辉导演说在刚看到我的时候,还能够看到我后面的一些东西,所以他就在很多来考试的人中选择了我,大概就是觉得我比较有潜力吧,哈哈。

  记者:孟京辉导演对你的影响大吗?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毛雪雯:导演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是一个精力非常充沛、特别有意思的人,他的心态和生活方式很年轻,和我们没有什么差别。他总是有一些很奇怪、很天马行空的想法,而且他去很多地方,眼界开阔,经常会跟我们讲他看到的一些东西。比如他在国外看了一个戏,回来之后就会说给我们听,无形当中会给我们很多想象的空间,也会对我们的表演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就是平时排练时会教给我们很多东西。他工作起来非常严厉,排练的时候你一个不对,他随时就要冲过来骂人,但是那只是他工作的时候,平时对我们演员真的非常好。他还常常对我们说,我不会演戏,我是一个导演,演戏是你们的事情,但是实际上他自己绝对演得比谁都好。(笑)

《恋爱的犀牛》剧照

  从莉莉到明明:“我觉得自己带上了她的影子”

  记者:在你从莉莉这个角色转到明明时,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毛雪雯:肯定有的。刚开始的时候压力非常大,每天睁眼闭眼满脑子都是台词。从配角到主角的转换是需要适应的,饰演莉莉的时候,只是在台上远远地看着马路和明明的戏,那是一种感觉,但是当你自己亲身去演、去说的时候,和你之前看到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我大概花了将近三十场的时间,才感觉自己终于脱离了之前的莉莉,成为了明明。

  记者:“明明”这个角色中走出了很多有名的女演员,你表演前会看她们的表演吗?自己会不会感到有压力?

  毛雪雯:我会看她们的表演,但是不会觉得有压力。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前辈,可以从她们身上学一些我所欠缺的东西,但是我不会去刻意进行对比。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演绎方式,不同的人之间其实没有太多可比性。

  记者:你觉得自己饰演的明明是怎样的风格?

  毛雪雯: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有一次被问的时候马路就说,你们问的这个问题真的特别的难。因为要评价自己的表演真的有种当局者迷的感觉,所以不如就让观众去评判好了。

  记者:你自己是如何理解明明这个角色的?和你自己本身是截然不同的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

  毛雪雯:实际上明明和马路是一种人,有一种同样的偏执,马路就是明明,明明就是马路。但他们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可能相遇,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我自己其实和明明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虽然我并不是明明,但是通过这么多场的演出,她已经融入到了我的性格和生活当中去,总觉得我已经带上了一些她的影子,最初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很抗拒的,但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演得多了就没有办法去控制了。

《恋爱的犀牛》剧照

  永恒的爱情圣经:“爱他,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记者:很多年轻人都非常喜欢《恋爱的犀牛》,称它是“永恒的爱情圣经”,你自己对于《恋爱的犀牛》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毛雪雯:虽然这个戏表现出来的是一个讲爱情的戏,但实际上并不仅仅是在说爱情。它其实更多的讲的是一种坚持,就像每次在演出结束的时候,马路都会和大家说,希望大家把所有美好的东西坚持到底。通过爱情这个事情,讲述了人们在生活中想要去坚持的那种状态。就像马路,他是一个十分偏执,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轴”的人,他心目中有了想要追求的东西,就不停地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记者:你自己心目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会是《恋爱的犀牛》描绘的那样吗?

  毛雪雯:我心目中的爱情其实特别简单,什么是爱情这个事情或许很难讲清楚,但是当两个人在一起是开心的,愿意为彼此去付出来维持这一段感情,并且有回报,我觉得这就是爱情。所以其实马路和明明之间是不存在爱情的,只是马路的单恋,单方面的想象吧。

  记者:如果你要给这个《恋爱的犀牛》设想一个结局的话,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子的?

  毛雪雯:我觉得目前这个结局就很好,最后他们俩的生活还是这样永远平行下去,没有在一起。可能很多观众会期待一个完美的结局,像童话里一样男女主人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但是并没有,马路把明明绑架了,然后他杀死了自己心爱的犀牛,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这就是一个悲剧爱情故事,但是正因为是悲剧,才能够更加震撼人心。

  记者:能说说《恋爱的犀牛》中你自己最喜欢的台词吗?

  毛雪雯:有很多台词我都非常喜欢,比如马路的一些台词,“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了,但是它在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的生活会因为那一点疼痛就变得了无生气我就怕了,爱她,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我很喜欢马路和明明他们在最后说的:爱他(她),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因为,这句话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剧终,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情感上的很多纠葛,但是到最后他们心中的那一份坚持,那一份爱依然没有改变过,最初是什么样的,最后他们依然那样认为,爱他(她),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不仅是爱情,生活中每个人都有一些深深放在心里,想要去追求,想要去得到的东西,只要有这样一份坚持,这样一份理想的话,你都会有觉得和这个剧的人物有相似之处。其实每一个人都是马路,每一个人都是明明。

《恋爱的犀牛》剧照

  台下的她,落落大方,可爱动人,与其他漂亮的年轻女孩别无二致,只是举手投足间还多了几分水银灯下特有的从容和优雅。采访结束时,还不忘调皮地问我们,你们待会儿会去看这个戏吗?今天来看的人多不多呀?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她才放心地一转身,愉快地出了门,活脱脱还是一种少女情态。

  而台上那个一袭白裙的女人,用尽生命去哭泣,大笑,摔倒,站起。毛雪雯这个女孩的存在完全被消融在了情绪的巨大张力中,从身体里破茧而出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明明。她们截然不同,却又彼此相似,正如《恋爱的犀牛》的开头与尾声,似乎一切都变了,却又什么都没有变。马路还是那个马路,明明,也还是那个明明。

  摄影:孟宪鸣
 
  编辑:张珏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