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挑在自己肩膀上的一个事儿

——专访吴天明之女、电影制作人吴妍妍

时间:2016-6-2    实习记者:唐敏琪(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2013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452

  吴天明导演电影作品《百鸟朝凤》近期备受瞩目,5月29日晚,电影的主创团队来到了百周年纪念讲堂参与映后交流活动。在上台之前,主创之一、吴天明导演的女儿吴妍妍接受了讲堂文艺记者的采访。

  亲切的笑容、爽朗的笑声、对电影事业发自内心的热爱,是笔者对吴妍妍的印象。作为一个电影人,多年来,吴妍妍坚持在独立电影的路上,为中国电影奉献自己的一份力。尽管环境艰难、任重道远,她仍旧坚持着自己的本心。

《百鸟朝凤》海报

  谈《百鸟朝凤》:“这段时间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

  《百鸟朝凤》在成片两年后,终于得以上映。上映之前,影片已经进行了八个月的宣传。这部没有明星的大师遗作,得到了电影圈的众多支持,然而不幸的是,上映之初,《百鸟朝凤》遭遇了大热的商业片《美国队长3》,排片率被压得非常低。后来,著名制片人、《百鸟朝凤》的“志愿队长”方励的下跪义举让事情有了转机,越来越多人关注到《百鸟朝凤》,电影也获得了更多的排片。

  记者: 能跟我们谈谈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吗?

  吴妍妍:一开始非常沮丧。其实片子能上映我们已经非常高兴了,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它能上映,但是万万没想到排片那么低。本来我们想它怎么也能有百分之一二,或者三,我自己的期待是三到五,因为之前我们做了六七个城市的路演,口碑都非常好。网上评分也很高,比如豆瓣是8.4,猫眼是9.4,格瓦拉是9.2。结果《美国队长3》上线的那个周末,排片就特别特别差。当时的情况很令人沮丧和焦虑。如果片子口碑一般,我们也不争了,可是它口碑那么好,很多人在网上问,“怎么看不到啊,我们怎么找不到排片?”后来就有了方老师这个举动,当时我觉得很难过,也很感激,一直到现在的欣喜、激动,就像过山车一样。

  记者: 最近得到消息说《百鸟朝凤》的上映期限会延长,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吴妍妍:《百鸟朝凤》的放映期限会延长一个月,到7月6日。首先有些院线还愿意承担这个片子的排片,而且这部片子本身也更适合长线放映,它的类型不太适合轰炸式地短线放映。

讲堂文艺记者采访吴妍妍(右)

  “这是部用心、用情在拍的电影。”

  《百鸟朝凤》讲述了两代唢呐人的故事。师父焦三爷是一代“唢呐王”,技艺精湛、收徒严格,徒弟游天鸣性格沉稳、勤奋刻苦,唢呐的技艺在师徒间得到了传承。然而技艺传承的同时,时代却发生着巨变,听唢呐的人越来越少,唢呐逐渐走向衰落。影片结尾,师父焦三爷因病去世,徒弟游天鸣在师父坟前吹起了《百鸟朝凤》。面对这个浮躁的时代,他该何去何从?

  记者: 能跟我们说说《百鸟朝凤》这部电影吗,您认为它最打动你的一点是什么?

  吴妍妍:这是一部用心、用情在拍的电影,这是最打动我的。同时也因为电影里的情和所传达的思想,打动了一大批观众。我都没有想到,有很多观众,包括60后、70后甚至老年观众,来跟我说:“我们已经很多年不进电影院了,因为现在的电影院里的那些打打闹闹的、青春电影等等,我们不爱看,但是我们真的很喜欢《百鸟朝凤》这样的电影。我们愿意自己花钱来看这样的电影。”这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作为电影制作人,我们都觉得主流观众是80后、90后,但实际上,70年后出生的这代人,现在正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如果院线能够上映针对80后、90后以前的人所拍摄的电影,他们是愿意去看的。

  记者: 其实除了像您说的这些年纪稍长的观众,也有很多年轻人,90后、95后,他们也很喜欢《百鸟朝凤》,这样的情况您之前想到过吗?

  吴妍妍:完全没想到。但是去年北京电影节做了一次试映,当时六百个座位,基本上是座无虚席,他们都是自己买票来的,很多都是年轻人。当时好几个90后的观众纷纷加我微信,激动地留言。有一个女孩儿说:“认真的导演、认真的编剧、认真的演员,中国的电影如果都这么拍,就有救了!”当时我就很吃惊,因为我以为,这部电影出来,打动的应该都是我爸爸的粉丝,以及一些上了年龄的观众。但是没想到有很多95后也这么喜欢。最近几天,兰州的一位志愿者,自行为《百鸟朝凤》营销,在当地一个人卖出了3000多张票。还有很多人在微博留言,说去看了《变脸》《老井》等父亲的老片子。现在《变脸》网页下的好多留言都是年轻人写的,都说如果中国的文艺电影这样拍,就太棒了!

《百鸟朝凤》剧照

  记者:《百鸟朝凤》中,唢呐走向衰落的命运让人无奈;现实中,很多中国传统文化也面临着这样的遭遇;在今天的中国电影界,作者电影、独立电影同样处境艰难。我们为之遗憾、痛心的同时,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对它们产生一些帮助?作为一个电影从业者,您是否考虑过如何才能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更好地坚持下去?

  吴妍妍: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父亲生前就很希望为这些电影去做一些事情。最后他拍了这样一部电影,也是留给观众一个疑问:你们看吧,该怎么办?没想到这部电影在中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很多观众因为这部片子也在反思,我们的传统文化该走向何处?

  前几天我们参加清华大学的一个活动,当时就有学生说,现在院线不排片,是他们低估了观众的能力,观众其实想看这样的片子。这也让我们思考,接下来要拍的片子该怎样在现在这个环境里找到一丝缝隙去生存。当然,现在还有很多院线经理是有情怀的,他们也说,这部片子很好,我们要为中国电影做些事。我觉得只要你质量上乘,只要你是纯纯粹粹的、有情怀、有价值的中国电影,还是有生存空间的。难点在于,我们要怎么拍,现在即使很多人想做,如果没有天时地利人和,可能最后成片的质量还是没有那么好。这次《百鸟朝凤》的成功,给我们很大的鼓舞,也给了我们一线光明,让我们看到了一点希望。原来这样的艺术电影还有这么多人去支持。所以我们在做的公益基金,也是一直在寻找这样的电影人。最近我们也在探讨,希望成立一个艺术电影联盟,帮助这些艺术电影。

天明

  谈父亲吴天明:“他是个非常浪漫的人。”

  《百鸟朝凤》的导演吴天明,是一位电影大师,中国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谈起自己的父亲,吴妍妍动情地说:“他是个非常浪漫的人。”

  记者: 吴天明导演是一位电影大师,您也是从事电影行业的,请问您的父亲在电影方面对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吴妍妍:影响太大了,我的父母都是做电影的,妈妈是电影演员,爸爸是电影导演。他们每天谈的都是电影,我们家里经常聚集着一群创作者。后来他们去美国,那么艰苦的情况下,他看的、聊的、听的也都是电影。耳濡目染下,电影越来越强烈地植入在我的生命中。但我小时候没想过要做电影,去美国留学学的是时装设计。那时我突然觉得我怎么离电影那么远了?就像身上少了一块肉的感觉,不太自在。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电影。父亲的创作理念也给我非常大的影响。他说,“我永远想讲真、善,想讲人间的温情,我不想讲人间的丑恶、人性的丑恶”。我们后来所选择的题材,也都是有这样的理念在的。

  记者: 听您的描述,吴天明导演真的是非常理想主义的一个人啊。

  吴妍妍:(他是)非常理想主义、非常浪漫的一个人。

  谈公益基金:“这是我们挑在自己肩膀上的一个事儿。”

  近日,《百鸟朝凤》片方宣布,《百鸟朝凤》的利润都会无偿捐献给中国电影基金会 “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说起这个公益基金,吴妍妍认真地告诉记者:“这是我们挑在自己肩膀上的一个事儿。”

  记者: 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基金吗?

  吴妍妍:它的全名是“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中国电影基金会是电影方面中国唯一一个国家级的公益基金。这个专项基金主要希望帮助三方面的人才:导演、编剧、制片人。比如,我们每年选拔五个导演,拨付“种子资金”,给他更大的平台,让他们完成自己的项目。编剧方面,我们每年都会为有作品的编剧、导演举办两到三次的大师培训班,目的就是提升编剧的创作水平。这个培训班第一届是我父亲在2008年启动的,当时从全国招了一百个编剧,他们对此的反响都非常好。今年一月份,我们邀请了好莱坞、韩国和中国的编剧大师,为两百位青年人才举办了一次编剧培训班。很多在编剧课上写的作品后来纷纷入围各类电影开发项目。制片人方面,我们跟戛纳电影节达成协议,推送我们的青年人才参加他们的制片人工作坊,与全世界的优秀制片人、电影大师学习、沟通,扩充中国青年电影人的视野。这样的公益项目,是我们特别愿意做的一件事。

  记者:每个时代总要有人去坚持做这些事情,没有坚持就没有后来的一切。你们的坚持一定是有意义的。

  吴妍妍:(笑)其实我们的担子也挺重的,因为它是一个公益基金。公益基金是要靠募资的,我们每年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募资工作,但这也是我们挑在自己肩膀上的一个事儿。基金会有好多青年导演和青年编剧的项目,都想帮他们推。近期还收到很多青年导演的电话,希望我帮他们推一下,我都说我尽量帮。毕竟大家突然一下子又看到很多希望,我也不想让大家失望。

百鸟朝凤》映后交流现场

  谈未来中国电影:“我很期待。”

  最后,记者与吴妍妍谈起了未来的中国电影。

  记者: 您对未来的中国电影有怎样的期待呢?

  吴妍妍:我很期待。我觉得中国电影终于走到了一个大家看得到成果的时候,走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因为这么多年,它一直被压着,就是在2014年,我爸爸走的那一年,中国终于电影腾飞了,之前一直是有一些苗头但是还没有真正腾飞起来。所以我一直很难过,终于看到中国电影有转机的时候,爸爸却不在了。

  记者: 我们期待着中国电影越来越好。

  吴妍妍:(笑)这还要靠更多的年轻人。

  虽只短短半小时的采访,笔者真切地感受到了吴妍妍及她的团队对电影的热爱、看重与坚持。很高兴看到中国仍有这样的电影人在奋斗。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大好。然而投资、票房攀升的同时,艺术电影、独立电影的处境却是日益艰难。电影院被“爆米花”占据,商业的气息日益浓重,留给艺术的空间越来越少。“我去到电影院,想看《百鸟朝凤》,你却告诉我,只有《美国队长》。”幸而,这样的局面没有持续下去,此次《百鸟朝凤》的出现让大家看到了一线希望,既让观众看到了中国还有如此认真的电影人,也让市场明白,观众是需要爆米花之外的选择的。

  成熟的电影市场,不是只有文艺片,也不是只有爆米花。而是不同的观众能够各取所需,想看阳春白雪的去找他们的阳春白雪,想吃爆米花的去吃他们的爆米花。

  我们期待着中国电影市场更为成熟的那一天。

  图二、五摄影:孟宪鸣 其他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张珏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