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长3》:转型正义的两难:自由还是管制?


时间:2016-6-23    记者:阎兴陵(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    点击次数:676

  5月24日晚,3D电影《美国队长3》在百周年纪念讲堂观众厅上映。尽管集结了多数复仇者联盟的角色,《美国队长3》依然是以美国队长故事为主轴的电影,整场内战的导火线与收尾都跟关键角色冬兵Bucky有关。早在之前的漫威与Detective Comics系列电影,英雄义举所造成的破坏逐渐成为不可忽视的重点议题,成为推动电影叙事的核心:平民死伤、无节制的力量使用,加上吊诡的国际政治角力,英雄间的相知相惜与默契,也逐渐被对立和猜疑取代。

  电影以1991年冬兵的任务开场,这段历史画面在之后出现时都为剧情带来多段转折。紧接着进入了内战的前导,美国队长带领着复仇者们在非洲追查九头蛇残党的下落,战斗的过程中意外造成了旁边大楼中的平民伤亡。于是各国领袖在联合国会议上决议复仇者联盟应该受到联合国管辖,只有在被允许的范围内执行任务。内战双方的对立从钢铁人的良心谴责和美国队长对制度的不信任出发,钢铁侠认为复仇者联盟应该被公权力限制,美国队长则认为公权力的限制会使他们无法为所当为。

  《美国队长》系列电影一直都有很深的政治意涵,这次表达的议题是:自由与管制。《复仇者联盟2》中的索科维亚法案要求所有超级英雄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受相关法律法规的规范和控制。对钢铁侠而言,把损失降到最低永远是他的考虑,他体认到自己力量强大却不能完美,过往数次的愧疚更让他想弥补。“I can do this all day”,则是美国队长面对事情态度与坚持的经典名言。他自始至终都忠于自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团结愿意挺身而出的人奋力抵抗,即使牺牲或失败也在所不惜。对队长而言,“自由”是他最大的底线,任何在事情发生前以安全为名的限制与监控,都是对自由的侵犯,当把权利让渡于政治斡旋之间后,就不能用单纯的政治正确价值观判断事情。也因为队长是军人出身,他能理解任何选择都必定有随之而来的代价,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尽善尽美,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复仇者联盟成员的信任上。超级英雄往往会在行侠仗义的时候遇到必须取舍的场面,取舍之时是否能为了最大利益放弃少数人?是否能保证加入的每一个成员都能维持同等的道德良知?我们以为超级英雄应该是正义的化身,但正义不是定理而是一门哲学,最应该对自身安全负起责任的,始终是我们自己。

  反派Zemo是《复仇者联盟2》索科维亚的受害者,饱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因此选择了复仇。从电影开始的诬陷Bucky,使因法案有歧见的复仇者联盟分裂,接着控制Bucky,最后彻底激起钢铁侠对Bucky的仇恨而失控,他自知没有与英雄匹敌的力量,唯有让复仇者内部产生歧见,才有可能瓦解法案让英雄们的价值观产生裂缝。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Zemo,失去父亲的黑豹如是,开头丧子的黑人母亲如是,得知父母死亡真相的钢铁侠亦如是。Zemo的存在也能让英雄们,甚至是观众们再重新思考“法案”的意义:自由、责任、管控与监督的界线为何?

  新角色黑豹的表现相当亮丽,既有着角色必须的矫健身手,也有仇恨背后的高贵情操;蜘蛛侠的重返不到五分钟,但战斗片段完整地呈现了蜘蛛侠敏捷与力量兼具的能力。电影从开场的十字骨对决、黑豹与冬兵的公路追逐战、近身肉搏,一直到全片高潮的英雄机场对决,导演罗素兄弟成功把角色性格与情绪融入动作戏之中,其中蚁人的巨大化绝招与蜘蛛侠忠于漫画原着的个性是本片段两大笑点。同时,导演也注重在动作片段中表现各个角色的战斗特色、跨场景的打斗设计,以及主线任务的进行。每个人都有非战不可的理由,却又被情感跟现实所困惑,每个人都有过去的情感,既是战友又是敌人,真正内战时却又手下留情,其实人与自己的交战,才是内战。

  片尾彩蛋美国队长劫狱的惊鸿一瞥,宣告将与钢铁侠分别以明和暗的两种方式守护世界。第二个彩蛋则揭露了蜘蛛侠的新装备,为蜘蛛侠的重启新电影正式预告。而预计2018年上映的《复仇者联盟 3》将如何同时驾驭庞大歧异的演员阵容,对漫威而言也是一大挑战。
 
  编辑:张珏 实习编辑:曾笑盈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