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唱罢,泪湿白罗衫

——昆剧《白罗衫》演绎艰难抉择

时间:2018-11-15    实习记者:刘锦玉(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7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31

  11月9日晚,庆祝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特邀演出,昆剧《白罗衫》拉开2018年“春风上巳天”昆曲演出季的序幕。

  《白罗衫》改编自明代无名氏作品《罗衫记》,原本已佚,根据戏曲史料记载,这是一出有头无尾的残本,现仅存最后一折《看状》。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带来的《白罗衫》是由张弘先生在《看状》基础之上,向首尾两端各自做情节延展,形成的这部由四折戏组成、类似元杂剧结构的全本戏。基于深厚的古诗词和戏曲文化素养,张弘先生增补的戏文与《看状》浑然一体,其古韵跟原戏文完美契合。

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 昆剧《白罗衫》

  《白罗衫》共分《井遇》《庵会》《看状》《诘父》四幕,讲述书生徐继祖赴考途中,邂逅老妇,答应以白罗衫为凭,帮她寻访失踪了十八年的儿孙。后徐继祖授任八府巡按,在尼庵之中,访得老妇之媳;复在大堂之上,受老妇之子诉状。桩桩件件、蛛丝马迹,无不指向一个被隐藏了十八年的身世:老妇儿子儿媳昔年赴任途中遭强盗所害,连新生的孙儿也被强盗夺走,而这孙儿便是徐继祖。真相大白之际,徐继祖面临着艰难的抉择,一方面是素昧平生的亲生父母,一方面是养育自己多年却同自己有杀父辱母之仇的养父,一面是养育之恩,一面是父母之仇,情与法之中,他该如何选择?情义之间,要如何相平?

一桌二椅 简单素雅

  随着帷幕拉开,昆曲的水磨调如悠悠流水般流泻,施夏明老师饰演的徐继祖一袭白衣磊落,峭拔清冷,赴京赶考。昆曲无论生旦净末丑,一举一动都要与唱词配合,讲究载歌载舞。每一个身段不但要交代清清楚楚,且身段和唱腔,眼神和板眼,脚步和场次,念白和走位都一丝不苟规范极严。戏曲舞台的布景向来以虚代实,《白罗衫》也延续了昆曲“一桌二椅”的传统架构,全由演员的身段唱腔、举手投足、眼波流转来渲染情感、表现故事。《看状》一折中,表现了巡抚衙门升堂时候的格局。尤其“开幕、闭幕”两处特殊程式,动作逼真丰富、表演惟妙惟肖,趣味十足。《庵会》一折中,丑应公小尼姑的一段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也十分诙谐幽默,展现了昆曲艺术的不同魅力,既可婉婉唱腔姹紫嫣红,又可轻松幽默,博看官一笑。全剧在激烈的矛盾冲突、情义抉择中也不乏轻松片段穿插其中,以缓解紧窒氛围,矛盾冲突和戏剧张力在舞台上一步步铺展而来。

巧遇老妇 故事展开

  当徐继祖直面仇人亦是亲人的养父之时,究竟是该大义灭亲,将身为江洋大盗的养父绳之以法,还是念及养育之恩放他一马?这是全剧核心的矛盾焦点所在。《看状》一折中逐渐真相大白,从徐继祖逐渐激烈的念白堆叠中可感受其内心的纠结无奈。《诘父》一折中,徐继祖直面养父徐能,他为徐能摆出了盛大的接风宴席,并一再以父子之礼相待。当往事真相最终袒露,矛盾彻底激发之时,徐能举起酒杯欲砸向徐继祖,徐继祖闭上双眼,情愿牺牲自己以报答养父的养育之恩,但徐能终究未能狠下心来砸下酒杯,只悠悠念出一句:“要你读书,盼你做官,倒不如还是要你做个强盗的好。”事已至此,再无法转圜,徐继祖让养父自行了断。养父自缢身亡的消息和亲生父母进府的消息同时传来,徐继祖于白衫外着红衣,半边白色,半边红色,悲喜交加。悲也泪、喜也泪,泪湿白罗衫。

忠义两难抉择 戏剧冲突强烈

  施夏明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道,昆曲擅长的不是讲故事,而是抒情,一刹那也可以在舞台上被无限延展拉长。《白罗衫》中对“情”的描摹尤为动人,徐能的悲凉无奈、徐继祖的艰难抉择,苏夫人的隐忍悲哀都在舞台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演员对细节的把握也精致恰当,充分的细节堆叠出一部动人心扉的《白罗衫》。

  编辑:梅笑晗

  摄影:杨藩森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gjthr3@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