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与爱握手言和


时间:2017-12-3    记者:周韫卓(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2016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45

  11月28日晚,电影《相爱相亲》在讲堂观众厅上映。这部电影由张艾嘉自编自导自演,在第54届金马奖中获得了7项提名。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理解的故事。慧英的母亲去世了,临终前只唤了一声女儿的名字,慧英由此认定母亲的遗愿是与父亲合葬,决定将父亲乡下的坟迁到城里。可是她遇到了麻烦——父亲年轻时由于家里的包办婚姻在乡下娶的“原配”,死活不让迁坟。面对气势汹汹的迁坟一行人,这位姥姥索性直挺挺趴在了坟包上,岿然的身躯仿若村口贞节牌坊上新添的名字。而另一方面,慧英的女儿薇薇却因为支持姥姥而与母亲的关系达到冰点,二人的交流稍不留神就变成了唇枪舌剑。她们的初衷都是爱,可是要么争执所爱不愿放手,要么出现分歧不愿妥协。影片推进到接近尾声,三代女人在同一个灯光舞台上会面,姥姥含泪说出的那句“我是岳家的人,你是岳家的女儿,你又是为什么要告我呢?”终于让她们释然。最终,薇薇放弃离家出走回到家中,姥姥同意迁坟,惠英也为逝去的母亲寻得一方安息的净土。

  影片举重若轻地搭建了一副庞杂却真实的人物关系,自然而然牵连出人物之间的一系列矛盾。它像是从生活中剪切的一整个片段,将边角修饰得圆润流畅、有始有终,同时突出了那些令人动情的画面。慧英不是一个贤惠的母亲,她唠叨、焦虑、患有教师职业病,动不动就对家人大声嚷嚷;薇薇不是一个懂事的女儿,她任性、天真,把家里迁坟的事儿爆料到自己工作的电视台,还偷户口本去和歌手男友结婚;阿祖不是一个慈祥的姥姥,她守旧、固执甚至蛮横,却会耐心地照顾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薇薇,还守了一辈子的孤独和委屈。除她们之外,还有薇薇的男友阿达,阿达的红颜知己,慧英的丈夫、学生、学生家长……这些角色着墨不重,但都被细腻的台词塑造得十分饱满,润滑着整个故事情节。当阿达躺在姥姥的棺材中又哭又笑,当姥姥因擦花了与丈夫唯一一张合照哭得不知所措,当慧英请求媒体不要再称呼母亲为“二房”,当姥姥温柔地抚摸丈夫的骸骨后说出“我不要你了”的时候,观众也不禁潸然泪下,这些都足见创作者的深厚功底与深刻的情感体验。

  同时,这部影片也在探讨爱与婚姻,从三代人的角度出发给出不同思考:姥姥的婚姻是一辈子,即使只有族谱上留下的名字能够作证,即使等了一辈子只等来一座坟;慧英的婚姻是一句话,这句话是夫妻之间的琐碎争吵,也是丈夫藏在给她的贺卡中的温情关心;薇薇的婚姻是一刹那,拍了脑门要去领证,却在经历许多后进一步成长的另一个刹那悄然淬灭。无论哪个年代,婚姻无外乎都是与时间的对抗——等一个人太久,或许就陷入无谓的偏执;生活漫长无奇,或许就忽视对方的关怀;荷尔蒙刺激过快,或许就做下经不起考验的承诺。但爱,却能让人们互相理解,消解这紧张的对抗,让姥姥放下偏执,让慧英看到丈夫的默默守护,让薇薇清醒并成熟。

  《相爱相亲》的英文名直译为“爱的教育”,正是爱,让我们学会与生活握手言和。

  编辑:梅笑晗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