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与朱丽叶》:恨灰中燃起爱火融融


时间:2017-11-22    实习记者:陈彦霏(北京大学元培学院2016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200

  11月19日晚,英国TNT剧院带来的纯正英伦风范的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在讲堂观众厅舞台上演,虽然这是观众早已熟知的故事,但仍旧被英国TNT剧院演绎得精彩别致,其简洁、幽默、却内涵丰富的表演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道可拉幕的门框和两块可移景片,另附若干木头箱,如此不起眼的几样东西既构成了罗密欧夜会朱丽叶的阳台,也构成了两人爱情最后的归宿——坟墓。道具不断随场景变化,就像孩童们玩的积木游戏,一切充满虚幻和不真实,而惟有留在心底的惋惜哀叹时不时提醒我们这充满戏剧化的爱情。其实开场就向我们暗示了最终的结局:穿着黑白斗篷,戴着面具的人们手捧骷髅头和那可以用以制成神秘药水的鲜红花朵,在经历命运无情的捉弄后,爱情与死亡于一瞬间定格。

  演出剧本基本忠于原著,男女主人公频频抒发对爱情真挚的赞美,与富有寓意的游戏感和舞台布景的简约融合在一起,营造出强烈的象征意味。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演员们和观众的互动:男主人公向台下喊出中文的“你好”一点也没有违和感;扮演茂丘西奥的演员有两次甚至走到台下大声说出台词。彼时不仅是那一方小小的舞台,整个讲堂都是演员展现自我的天地;而观众不再是观众,而俨然是这维洛那城的居民,罗密欧与朱丽叶仿佛是两个邻家的孩子,他们的故事就发生在众人身边,触手可及。

  维洛那名城的两大家族凯普莱特和蒙太古有着累世的宿怨,可无奈两家儿女倾心相爱。即使二人意识到了爱与恨矛盾的激烈,可热恋中的少男少女又怎肯把这世俗顾?

  少年是痴情的少年。在他在凯普莱特家的宴会上碰见朱丽叶之前就曾被一个“有狄安娜女神的圣洁”的女子罗瑟琳迷得神魂颠倒,他痛斥爱情——这“最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正是它让自己变得比疯人更不自由。如果说罗密欧对罗瑟琳的爱情是盲目的,没有射中靶的,那么他和朱丽叶完完全全是彼此爱慕了,虽然这是天堂也是地狱。听听他是如何赞美心上人的吧,简直浪漫得叫人融化:“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赶走那妒忌的月亮,她因为她的女仆比她美得多,已经气得面色惨白了。既然她这样妒忌着你,你不要忠于她吧……”

  少女是纯情的少女。夜晚她在花园里的自言自语袒露了心声:“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罗密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和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 我们的朱丽叶是天真的,虽然在他们不期而遇的花园幽会时罗密欧已向她表达了自己的真心,可她还是想确认他对她是否是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在得到无比肯定的答案之后,这位少女虽深知与罗密欧的爱情既会给她带来无限的欢乐,也会给她带来无限的痛苦,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爱恋之中。

  终于,在罗密欧替勇敢的茂丘西奥复仇而杀死朱丽叶的堂兄提伯尔特后,矛盾变得不可调和。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众人在为这场因家族仇恨而遭遇不幸的爱情感到痛惜之时,又有谁看到了他们两情相悦的欢欣?正如智利诗人聂鲁达所言:“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即使稍纵即逝,也是永恒。我不知道,对于一个少年维特式、深入感情漩涡的罗密欧而言,朱丽叶不爱他与两人彼此相爱却无法真正结合,上述的结局对他来说哪一种更为残酷。翻译家朱生豪也曾这样肯定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喜剧”的一面,并将其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里并没有对于人性进行深刻的解剖,只是真挚地道出了全世界青年男女的心声,爱情不但战胜了死亡,并且使两族的世仇消弭于无形;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它无疑是一本讴歌爱情至上的喜剧。”

  恨灰中燃起的融融爱火,更象征着从中世纪道德中燃起的人文主义情怀。罗密欧和朱丽叶,他们虽然面对至高无上的家长权威,但却为了人格独立、个性解放和爱情的忠贞纯洁,敢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这种斗争精神和勇气,不光是来自爱情和为了爱情,也是一个人文主义者所应当拥有的实际行动。

  编辑:梅笑晗

  摄影:杨晓雨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