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炫技与酒神狂舞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贝多芬作品专场音乐会精彩上演

时间:2017-9-26    记者:宣奔昂(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6级硕士生)    点击次数:296

  9月24日晚,著名指挥家杨洋率领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来到百周年纪念讲堂,为讲堂观众上演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和《A大调第七交响曲》,担任独奏的是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当晚音乐会的气氛热烈异常,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精准强力而又深情款款的演奏再次征服北大师生的心,赢得掌声雷动,喝彩不断,也再度证明以歌剧见长的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演绎交响乐的不俗实力。

  上半场音乐会上演的是贝多芬唯一一部小提琴协奏曲,这首乐曲旋律柔美、格调高雅、规模宏大,其中的华彩乐段并不像钢琴协奏曲那样由贝多芬亲自谱写,而是留待演奏者谱曲,现在演出时较常采用的有约阿西姆、奥尔和克莱斯勒等人的手笔。乐曲作于贝多芬在恋人勃伦斯威克的庄园度过的那个夏天,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明朗的日子。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贝多芬作品专场音乐会

  当晚音乐会上担任独奏的是中央歌剧院副院长、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奏鸣曲式的第一乐章开头,定音鼓的五次轻击引出宁静祥和的主部主题。随后由木管组带出的副部主题如夏日的微风明澈柔美,从容匀称。乐队呈示部结束后,独奏以中立甚至带点即兴色彩的方式进入,先后重复主部和副部两个主题,并加以细腻缀饰。发展部在柔缓中加快,独奏以g小调奏出一段全新的抒情乐段,铜管组伴以明亮辉煌的主部主题。独奏以精湛的技术反复把乐曲推向高音区,直至回到明亮的D大调。乐队以激昂的主部主题来到再现部,独奏对其进行变化;木管吹出副部主题,独奏对其进行发展,进入尾声。明亮的主部主题逐渐过渡到独奏的华彩,独奏通过顿弓、跳弓等手法恣意地炫技,乐曲时而曲折迂回,时而紧彻崩驰。最后巴松管吹出主题,第一乐章在渐强中连顿结束。G大调的第二乐章是变奏曲式的抒情慢板。加弱音器的弦乐组奏出主部主题,圆号和单簧管温润地拾起主题,独奏在其中交织着装饰音的花环,由乐队结束这一部分。独奏在绵长的乐曲中过渡到温暖深情的新主题,之后在弦乐组的弹拨中对主部主题进行变奏,随后又在木管组的伴奏下演奏新主题,最后完成主部主题的装饰,在低沉的急促中直接进入第三乐章。第三乐章是回旋曲,独奏分别在低音区和高音区奏响欢快跳跃的叠句,随后主部主题进入高歌猛进的全奏,独奏装饰着奏出副部主题后又在迂回中重返叠句的主部主题,结束呈示部。发展部的速度稍有变慢,更为抒情,配合着巴松管与呈示部构成鲜明对比。再现部在重复呈示部后对主部主题进行变化又回到主题。之后即是独奏的华彩,在叠句的基础上快速跳跃变换,呼唤着尾声的到来。但之后出现的是假再现部,延迟了主部主题的到来,邈远的调性充满着神秘感,最终为深情的D大调主题所替代,整部乐曲在独奏最后一段叠句后戛然而止。在热烈的掌声中,刘云志返场演奏了查尔达斯舞曲,为上半场画上圆满的句号。


中央歌剧院副院长、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

  下半场上演的是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完成这部交响曲之前,贝多芬正处于一段人生的低潮期。第五、第六两首交响曲首演不尽如人意,布鲁斯韦克家的特丽莎拒绝了他的求婚,健康状况和经济条件更是堪忧。好在一笔期盼已久的年金解了燃眉之急,贝多芬在一年里连续创作了第七、第八两首交响曲。尽管没有“英雄”和“命运”里激烈的戏剧冲突和鲜明的英雄情怀,第七交响曲以“舞蹈性”独树一帜——瓦格纳称其为“舞蹈的颂赞”,李斯特称其为“节奏的神化”。跃动的节奏、绚丽的色彩、蓬勃的生机奠定了这部交响曲的独特地位。


著名指挥家杨洋

  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绎细腻而大气,指挥杨洋的全情投入更让人印象深刻。一个庄严的和弦拉开乐曲序幕,随后一段较长的引子中,木管组以卡农的形式依次进入,描绘出宽广辽远的视野。稍慢板结束后是奏鸣曲式的极快板,明快跳跃的主部主题由长笛吹出,随后主题由如舞蹈般的乐队全奏,独立的E音如舞步般连续出现。C大调和F大调的加入使发展部汪洋恣肆,副部主题与主部主题神似。定音鼓如雷声殷殷,乐章在一阵阵弦乐的急奏和管乐的鸣响中层层推进,来到尾声。尾声开端平静,但在一段蓄势后又爆发出副部主题和主部主题,最后在辉煌的铜管伴奏下庄严收尾。稍快板的第二乐章是贝多芬所有交响乐第二乐章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首。主部主题沉郁缓慢如葬礼队伍行进,副部主题的半音阶特性渲染着悲凉的气氛。但在一段绵延的弦乐和慵懒的管乐之后,主部主题不再以同名音反复,转变成上行音阶的风格,再加上一个新添附属对位主题进行高低音符的跳跃,而形成这个乐章一个极美的赋格乐段。副部主题亦脱胎换骨,在庄严和高亢中稳步前进。乐章在弦乐主奏的主部主题中缓慢淡出。第三乐章谐谑曲主体狂暴有力,节奏富于弹性。三声中部的主题取自一首奥地利的圣歌,没有按一般的A-B-A结构只演奏一次,而是扩展到A-B-A-B-A结构演奏两次,田园风光的副部风格与激进的主部主题形成反差。乐章尾声副部主题将要由木管组奏响却突然被主部主题打断,乐曲直接进入有“酒神狄俄尼索斯的狂舞”之称的第四乐章。粗犷的主部主题提取自贝多芬改编的爱尔兰民歌,灵动的副部主题是匈牙利民俗音乐“茨冈”的旋律。这一乐章里,贝多芬极尽弦乐之能事,交替呈现和变化两个主题,在尾声处更是前所未有地使用了极强记号(fff),将乐队的力度和速度推至极限,在风驰电掣般的演奏中完成对生活和对生命的崇高礼赞。


师生观众反响热烈

  随着第七交响曲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在场的观众彻底沸腾了,讲堂被掌声与喝彩淹没,甚至还有观众兴奋不已地吹起口哨,连声高喊“Bravo!”。指挥杨洋在长达十多分钟的掌声中多次返场,为观众加演了奥芬巴赫《地狱中的奥菲欧》序曲和罗西尼《威廉•退尔》序曲第四部分,博得了迟迟不肯离去的观众更热烈、更长久的欢呼和鼓掌。一个平凡的秋日夜晚,因为不平凡的音乐而令人难忘——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与歌剧交响兼长的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于胜利的凯歌中,于深情的倾诉中,于忘我的狂欢中,再会。

  编辑:槑槑

  摄影:姜南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