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消亡史》:优雅却残暴地向一个时代告别


时间:2017-1-11    记者:李煜哲(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2016级硕士生)    点击次数:381

  无疑,导演程耳在这部影片中展现出了宏伟的历史叙事与艺术叙事抱负。陆先生与小五,渡部与小六,吴小姐与丈夫,童子鸡与妓女,多条罗曼蒂克线索交织,超越了简单的个人罗曼蒂克故事,组构出一个与民族、国家相关联的宏大历史图景。在多重线索中,一个曾经风花雪月、十里洋场的旧上海,却在屠杀、枪战、强暴、轰炸中变得面目全非。当情爱史遭遇民族史,吴小姐所谓在纷乱时局中过自己的小日子的梦想,终究变得遥不可及。

  然而,影片开头铺开了太多的线索,这也给之后如何重拾这些线索带来了很大的挑战。镜头的过多剪切与叙事顺序的跳跃,造成了对叙事秩序的过度摧毁,在某种程度上似有炫技之嫌。正如影片中明星吴小姐所说,“这是个艺术片,是艺术,是拍给下个世纪的人看的”,导演既以此自嘲,也显露出将这部影片打造成史诗巨作的野心。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繁多的叙事线索与打乱的叙事顺序也使得这部电影相当地精致。虽然影片铺叙了多条罗曼蒂克史线索,但主线还是落在了渡部这个看似被上海同化的日本人身上。影片在开头就这样描述渡部:“他终年质地考究的长衫,说着地道的上海话,跟沪上时髦的中产者一样又是喝茶又是泡澡堂子,经年累月,再看不出日本人的样子。”但就在渡部自言自己是上海人之后,影片就转到了他在日本餐馆里切生鱼片、穿和服、喂猫的镜头,美好优雅的画面揭露出渡部真实的日本人情怀,也为后来这个人物的反转提供了暗示。两度亲临死亡现场的他,在“濒死”时刻哼出的却是日本的童谣——作为一个堪称完美的间谍,对日本餐厅的珍视却最终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渡部对小六的蹂躏,是爱,是欲念,还是残暴兽性的发泄?两人的罗曼蒂克背后,隐现的则是战争中两个民族的不对等关系。小六最终亲手杀了渡部,既完成了个人的复仇,也宣告着那个一度腥风血雨的老上海,也即将为历史所尘封。

  影片努力营造出一段真实的历史,但却又多次让片中人物自言“演戏”,对现实进行自我间离。看似风光无限的交际花小六,自言是演员,却实以逢场作戏遮掩心中的空虚与落寞;明星吴小姐,在演戏上如鱼得水,却没能挽留住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此外,王妈以“就像演戏”指导车夫与陆先生见面,王老板以“戏要演得像一点”委托陆先生送走小六……一场场“戏”似乎在指向真实的消亡:在乱世里,没有人能本色地活着,只能演戏,只能伪装。“戏”在一方面消减了影片诸多残酷镜头带给观众的痛感,另一方面却也揭示了混乱的时代中,关于生存最沉重的悲哀。

  在影片的最后,陆先生借小六、车夫之手枪杀渡部及其大儿子,终于一雪之前渡部血洗陆家之仇。陆先生回到战后的上海,在早已尘封的陆家大宅中穿门而行,一如他当初从陆宅的血泊中走过,对称的镜头下,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都在凋零。当陆先生用那曾经沾满鲜血的手,优雅地在香港海关缓缓脱帽,一个风云诡谲的时代终于落幕。那些曾被国恨家仇裹挟的罗曼蒂克,也在这最后的仪式感中渐行渐远,遁入历史的风尘中。

  编辑:梅笑晗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