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堂期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讲堂期刊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燕园观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北京京剧院青年团团长迟小秋倾情演绎程派名剧《锁麟囊》

文/朱政

  2019年4月26日晚,迟小秋领衔,庆祝北京京剧院建院40周年北大专场演出《锁麟囊》在百周年纪念讲堂圆满落幕。己亥年春节至今,不足三个月的时间,迟小秋的全本《锁麟囊》已是第五次贴演。一出传统经典如此高频地上演,且备受观众瞩目,无疑是当代京剧舞台的一道奇观。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作为一所现代化多功能校园剧场,与长安大戏院、梅兰芳大剧院、天蟾逸夫舞台、天津中国大戏院等国内知名戏院不同,讲堂观众厅是北京为数不多过两千人的大剧场,它有近长安大戏院三倍的观众容量。难以想象的是,迟小秋北大专场《锁麟囊》售票火爆,戏票提前一个月便全面告罄。演出当晚演员们倾情投入,观众跟着演员情感起伏波动,沉浸于戏中,而迟小秋声振屋瓦的演唱,将程腔演绎得淋漓尽致,行腔归韵更是入耳入心,她对声音的控制力特别好,手眼身法步的表演极具感染力,精彩之处掌声如雷,再加上王葳司鼓,沈媛操琴,现场观剧效果极佳,舞台呈现几近完美。除了北大师生,更有从全国各地赶来的铁杆戏迷,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垂髫幼儿,观众们纷纷倾倒于《锁麟囊》的艺术魅力。谢幕时全场掌声欢呼声不断,为满足大家心愿,迟小秋不顾劳累加唱了返场必点曲目《玉堂春》流水板“苏三离了洪洞县”。直至演出结束,观众们仍意犹未尽。


以美育人,向美而生

  提出“美育代宗教”的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他曾在《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一文说:“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净之习惯,使人我之见,利己损人之思念,以渐消沮者也。”北大是人文精神氛围非常浓厚的一所大学,注重对学生的艺术熏陶。百周年纪念讲堂致力于打造一流的校园文化艺术中心,丰富师生的校园文化生活,每年都会引入大量高水准的艺术演出。此次《锁麟囊》的上演,正是一部生动多彩的“美育教科书”:因为它讲的是人间大爱,教化育人,倡导行善事,做好人。4月26日当晚,看到有的是学生带朋友来看戏,有的是父母带孩子来看戏,还有的是子女带父母来看戏——山高路远,或专程,抑或慕名,大家相约而至,共赴美育之约,同赏艺术之美,这着实让人既欣喜,又感动。


法度之美,艺术之光

  所谓法度,往小了说就是京剧舞台上先辈传下的“规矩”,“规矩”表现为程式,而程式是表演艺术的规范化,其中唱、念、做、打、服饰、化妆、道具、锣鼓经、曲牌板式都有固定的法则。戏曲表演虽是程式化的,写意式的,但演员要深谙表演艺术的规律,通过外部表现,用手、眼、身、法、步这些技巧服务于人物,同时还要贴合戏情戏理,不管是含蓄优美,还是豪放旷达,抑或绮丽清奇,最终一切要旨归自然。程砚秋大师创造和总结了水袖的十种技法:勾、挑、撑、冲、拨、扬、掸、甩、打、抖,迟小秋在《锁麟囊》中就有对这些水袖技法的充分运用。另外还有上车、上楼、护子,找球,让椅,接囊等戏曲表演的程式,服务于剧中人物的同时,又展示了程式艺术之美。

  第一场《选妆奁》中,迟小秋扮演的小姐还未出场,幕内大段念白:“啊,梅香,那花样儿,要鸳鸯戏水的,……转来,快快转来,……莲心用金线,莲瓣用朱砂,……快快搀我来呀……”便使一个骄纵千端的人物立在了舞台上。等到薛湘灵出场,首先亮相,迎面就是一个碰头彩,接着就是边唱边舞,手势、步伐、腰身、水袖组成一个整体,无声不歌,无动不舞。之后,薛湘灵扔手绢,嗔怨锁麟,喜纳花瓶,羞涩离场,表演地十分美妙。第三场《春秋亭》,乙酉年六月十八日,天降大雨,薛赵花轿避雨春秋亭。迟小秋大段坐唱《春秋亭外风雨暴》,表演中充分利用了手势、水袖,眼神、表情等,配合交流和演唱,剧场感染力非常强。舞台上的大红花轿绣着金凤牡丹,仪仗喜庆气派;新娘薛湘灵身穿红帔,点翠头面,充分展现了戏曲的妆饰之美,煞是好看。《诗经·周南·桃夭》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新婚乃人生一大乐事,舞台上的喜悦感染着台下的观众,可贫富相遇,这份喜悦多少又掺杂了一些悲凉。

  《花园》《珠楼》是表演难度非常大的两折。在这两场中,表演丰富考究、动作繁多,要求演员对细节的处理高度准确。比如薛湘灵要走“S”型,从舞台一侧到另一侧,用二十余秒将表演完成。“珠楼找球”是《锁麟囊》中非常好看的一段:小少爷玩球误入珠楼,薛湘灵难顾夫人叮嘱,胆战心惊上楼就找球。迟小秋在表演上立足“急”和“找”二字,节奏快而不乱;琴鼓和奏,韵律感强,把薛湘灵的急切找球的心情刻画得淋漓尽致。见囊后,薛湘灵百感交集,提裙下楼,转身望囊,加一个颇见功力的身段,刚柔相济,渊微幽妙。看到此,场下观众给了演员一个满堂好。

  最后一场戏《团圆》是全剧看着最“舒心”的一场。所谓“暴风骤雨都经过,次第春风到吾庐”,经过磨难的薛湘灵最终一家团圆,观众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当迟小秋唱到流水板“这才是人生难预料”时,楼上楼下不由自主应和鼓掌。最后返赠锁麟,薛赵义结金兰,种善因得善果,修成圆满,合幕以赠囊定格。

  迟小秋表演纯熟老道,快进快退,收放自如。她塑造了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不仅走进了薛湘灵的内心,还深刻地揭示了剧本所蕴含的哲理和思想。


小小“车夫”,不可小觑

  薛湘灵嫁到周家六年后,一日携子归宁省亲。在薛湘灵与周大器、梅香一小段对白后,薛湘灵示意梅香叫车启程,这时由黄臣扮演的车夫双手持黄色车旗上场。四位演员横步,先左后右,节奏鲜明,步伐整齐。长街游遍后,突然,他们听到哭喊声,四人注目观看,车夫也向远方看去,又惊又急;然后急行车,薛湘灵唱到“叫车夫忙改程途忙往回转”,梅香急喊车夫,车夫忙点头,非常焦虑;车急后退,调转车头,大水过来,车人冲散,车夫快速奔向下场门。黄臣这一段的表演不足四分钟,而且是在车后,但是整场下来丝毫不走戏,始终在人物里,不洒汤不漏水,表演准确到位,与其他三位演员配合默契,可以说形成了一个整体。这时笔者不由赞叹:没有两把刷子真是傍不了角儿。同时这也解开了笔者一开始的疑惑——为什么迟小秋的车夫一直是由黄臣扮演?为什么京剧是现场艺术?一场看完答案不言自明。


迟小秋马上开唱,全场掌声却停不下来

  《锁麟囊》这出戏有两个喜剧式的灵魂人物:梅香和碧玉。前半部戏以梅香为主,后半部以碧玉为主。行当上二人均属于彩旦(俗称丑婆子),插科打诨之间,滑稽风趣,喜剧色彩浓厚。《三让椅》是《锁麟囊》倒数第二场,这一场薛湘灵从珠楼下来,被卢夫人盘问。“三让椅”是当时程先生拿到剧本后自行设计的,让椅分三次,整个戏也就活起来了。翁偶虹先生也表示赞同,后改戏文为三段,演员一让一唱,外加表演,由【西皮原板】到【流水】。常规演,第一次让椅,碧玉一般说:“刚来你就红了”;第二次让椅,碧玉说:“别说红,这会还发紫了”;第三次让椅则说:“祝你步步高升连升三级”。这三让喜剧的包袱都在碧玉身上,舞台经验丰富的演员一般在此基础之上现挂。现挂指演员根据演出的实际情况,在适宜的情境里,现场进行即兴发挥,以增强喜剧的氛围。当然这也有一定风险,如果包袱不响,便会适得其反,最后反而尴尬。在这次北大的演出中,第一次让椅时,梅庆羊加了包袱:有怨气的碧玉一改往常,对薛妈说:“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牛皮不是吹的,煤球,是黑的。这么多人,楼上楼下,都是奔着你来的吧!”这个包袱可以说抖到了观众心里。一反往常,掌声经久不息,越来越热烈,迟小秋马上开唱,全场掌声却仍停不下来。场面热烈程度堪称当晚演出一道奇特的风景,被戏迷们传为佳话。


好的演出让人忍不住叫好和感动

  《锁麟囊》又名《牡丹劫》,取自【清】焦循《剧说》中《只麈谭》的故事,翁偶虹编剧,程砚秋、王瑶卿设计唱腔,1940年由程砚秋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1941年老长安戏院以1:9分账赢得北京新排首演。京剧《锁麟囊》是程砚秋的巅峰之作,集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于一身,对于青衣演员来说,这是表演难度极其大的戏。在声腔艺术、唱词安排上在程派剧目中独居魁首,新艳秋、王吟秋、赵荣琛、李世济等程派大家均擅演此戏。如今,《锁麟囊》可以说是戏校必教,专业演员必演,票友戏迷必唱的剧目。很多大学生因看迟小秋《锁麟囊》现场,而爱上了京剧,爱上了程派艺术。对于第一次走进剧场看京剧的人来说,《锁麟囊》无疑是非常陌生的一出戏,也许只看过戏单的简单介绍。但是京剧毕竟是现场艺术,加之舞台设有字幕,现场的表演就足以让观众深切地感受到戏中的矛盾冲突、安排设计,足以与演员形成共鸣。故第一次看完《锁麟囊》的观众不由感叹:看现场太不一样,太震撼了。

  “中年心事浓如酒,少女情怀总是诗。”未出阁时娇俏可人的薛湘灵被迟小秋演绎得活灵活现,深深地打动了现场的年轻观众。春秋亭避雨让笔者想到电视剧《上错花轿嫁对郎》,一样的桥段,不一样的故事。此时的湘灵,褪去那一身骄纵,眼见心怜,赠贫苦的赵守贞锁麟囊。自古天灾多使妻离子散,铁富贵又何尝能一生铸定。遇水之后,湘灵孤身一人,甚至不知该如何生活。从千金之躯的少奶奶到陪孩童玩耍的薛妈,生活境遇发生巨大的变化,此刻内心有多少激荡。花园思子,她饱受煎熬;手持锁麟囊,她珠楼含泪,方才明白昔日母之苦心,此刻的她愧悔不止。即便是对戏曲了解甚少的90后,00后,看到场上这一幕时,也会泪湿衣襟,不自觉被感动。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一部戏剧作品,不同的观众往往有着不同的感悟与理解,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的感悟也会不同。人的生活实践与文化修养有所不同,但是走进剧场的观剧者,却都有一颗酷爱艺术的心。


严师高徒,艺无止境

  梨园行非常注重师承,这也是和这门艺术的特殊性有必然的关系。众所周知,迟小秋师承程派嫡传弟子、著名程派艺术大家王吟秋先生,是其手把徒弟,到王吟秋先生离世,迟小秋整整问艺20年。《锁麟囊》是迟小秋开蒙向王吟秋学习的第一出戏(同期她还学习了全本《金锁记》《荒山泪》)。作为师父,王吟秋教戏极严苛,对待艺术一丝不苟,有时候一句腔,在他逐字教完后,迟小秋竟要苦练一周才能过关。《锁麟囊》这出戏,艺术起点高,打磨时间长。迟小秋在辽宁阜新学艺、从艺十五年,期间三次加工《锁麟囊》。十五年的时光铸就了迟小秋《锁麟囊》舞台演绎的整体艺术风貌。

  2004年由中国戏曲学院牵线操刀重新整理加工了迟小秋的《锁麟囊》,缩减了次要人物,删除了一些碎场子,使整体变得更加紧凑、自然流畅,既符合当代观赏者的需求,又保存了这出戏的菁华。但对于演员来说,特别是对于薛湘灵的扮演者,“换了服装就上”让演员更累了;对于容妆师,衣箱师傅等幕后工作人员,就要求配合度更加精准无误。

  常香玉说:戏比天大,艺无止境。迟小秋曾携《锁麟囊》先后赴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台)及美国、加拿大、法国、瑞士、巴西等国家和地区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和广泛赞誉。2003年中唱为迟小秋灌制了唱片,包含《锁麟囊》全部唱腔;2008年迟小秋领衔的《锁麟囊》被拍摄成京剧电影舞台艺术片;2017年选入文化部中国京剧像音像工程。2019年,《程砚千秋》黑胶唱片录制完成,其中就包含《锁麟囊》两首曲目。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艺无止境——优秀的演员永不止步,艺术才会持续绽放恒久的魅力。

(本文作者系戏曲爱好者,讲堂热心观众)

友情链接


     关注讲堂微博


     订阅讲堂微信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售票时间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动咨询电话: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务邮箱:gjthr3@pku.edu.cn Copyright © 2016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442号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